恒峰娱乐小说
金庸小说全集
古龙小说全集
童话长篇小说
校园原创小说
都市另类小说
乡村情感小说
恒峰网游小说
 
LED行业资讯       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恒峰娱乐小说  

色情金品梅小说【117会客厅】刘心武教读

时间:2018-10-07 11:05:35  来源:本站  作者:
公司

  在揭秘、续写《红楼梦》引起广泛话题之后,自称“退休老头”的著名作家刘心武再出新作《刘心武揭秘〈金瓶梅〉》。该书是他研读《金瓶梅》数十年的成果,为读者揭秘了关于《金瓶梅》的成书之谜、西门庆死亡之谜、潘金莲之谜、大结局之谜、影响《红楼梦》之谜等31个谜题,更指出很多被当下人误传误解的典故常识。

  其实在2012年出版评点《金瓶梅》的书时,他就被认为是为《金瓶梅》“摘淫帽”,此次接受采访,刘心武坦言:“我相信,一定会有那样一天,我们对待《金瓶梅》,也能有对待《查泰莱夫人的情人》《洛丽塔》那样的包容雅量,毕竟,《金瓶梅》是我们本土的文学经典,理应获得比外来小说更多的尊重。”

  刘心武:我采取了“零起步”的写法,就是不必事先具备关于《金瓶梅》的知识,更不必已经读过《金瓶梅》,你只要一章章地读下去,就能获得关于《金瓶梅》的基本信息,知道它讲了什么故事,有哪些人物,这些人物的命运轨迹和最后归宿是怎样的。如果你没时间读原著,这本书就能起到替代作用,就像很多英国人通过《莎士比亚戏剧故事集》了解莎士比亚的戏剧,认识到莎士比亚的伟大。这种“零起步”的方式,将名著通俗化、简约化、趣味化地推介给一般读者的做法,在世界上早已通行。

  新闻117:不管是揭秘还是续写《红楼梦》都曾引发争议,现在揭秘《金瓶梅》,会有压力吗?

  刘心武:《金瓶梅》确实名声不雅。许多并没有读过《金瓶梅》,也没有听过、看过介绍评说的人士,仅仅靠道听途说,靠模糊信息,就觉得《金瓶梅》是一部淫秽读物,《金瓶梅》似乎已成为黄色低级文字的代名词。在时下的微博微信里,常能看到这样的揶揄:“哟嗬,你把你的东西写成《金瓶梅》啦!”“你研究《红楼梦》还不够,你下一步该研究《金瓶梅》了吧?”所以我在巨大的误解面前有一些压力。其实,《金瓶梅》里的色情文字往多了说也只占整个文本的百分之一,要严格地算,只占约二百五十分之一甚至更少。

  刘心武:《金瓶梅》是以我们母语方块字创作的一部伟大的长篇小说,应成为每个中华民族成员应有的常识。《金瓶梅》在中国古典长篇小说当中,具有开创性意义,是我们民族长篇小说发展过程中的一个巨大的里程碑,之前的长篇小说,《三国演义》写历史战争,《水浒传》写英雄豪杰,《西游记》写神仙妖魔,《金瓶梅》开始完全写市井生活,史书里面没有的普通人的生活,这是小说应该做的,从此长篇小说不再只奉献给帝王将相、英雄豪杰、妖魔,长篇小说开始关注历史、宗教所确定的价值之外的最普通的生命,写他们的存在状态,写他们的生生死死。《红楼梦》延续了这个做法,《红楼梦》虽然写的是贵族家庭的故事,但故事里的那些主要角色,也只是名不见经传的普通生命,原来这些史外的生命存在,才是文学中的长篇小说最应该关注、最应该表现的,这样一个认知的确立,《金瓶梅》功不可没。

  写人性恶,《金瓶梅》远比《水浒传》有力。《金瓶梅》对人性恶的揭示,实在是具有非常深刻的认知价值。我们面对人间不平,乃至惨剧,往往把原因归结到社会,归结到制度,追究社会的缺失、制度的弊病当然是必要的,但是就文学而言,提醒读者要直面人性,特别是人性恶,恐怕是更重要的使命,如何压抑、控制、消弭人性恶?最好的文学,应该把读者的思路,朝这样的深度去引。统览《金瓶梅》,就会感觉到,整体而言,它是写社会人生,揭示人性的,对于我们了解明代的政治、经济、社会、习俗等方面都有极高的认识价值;作为长篇小说,它的故事结构、情节流动、人物刻画、语言表达、细节铺排、氛围渲染,更具有极高的审美价值。如果现在有作家能写出这样的作品,那是中国文学的新成果。

  刘心武:我觉得四大名著已经约定俗成了半个多世纪,它是上个世纪50年代形成的概念,因为本人喜欢这四部作品,要求当时的人民出版社把四部作品整理以后正式出版,而且发行量很大,一度是干部必读,深入人心,这个概念形成以后,没有什么不好,所以没有必要强行扭转。我个人认为,四大名著特别是《红楼梦》属于国人必读,而《金瓶梅》属于国人必知,就是大家应该知道它,准确地了解它,但是没有时间读或者没有兴趣,可以不读,知道就行。现在对《金瓶梅》的误解太多了,有对它彻底否定的,还有一听名字就觉得难为情的,有人说刘老师,你怎么搞《金瓶梅》了,好好的一个作家不务正业,没有守住晚节。说这话的人不理解,作为一个普通中国人,一生不读一次《红楼梦》很遗憾,但是一生对《金瓶梅》总是误解、没有一个准确的了解,也是很遗憾的。《金瓶梅》虽然有一些色情文字,但是所占比例很小,实际上它是市井小说,是很了不起的写实主义作品。

  刘心武:《金瓶梅》里面有关文字,我分成两类,一类是色情文字,一类是情色文字。《金瓶梅》从第二十二回到二十六回,还可以算上第二十七回开头一段,可以抽出来命名为《宋惠莲传》,是非常精彩的篇章,而且这五回书没有什么色情文字。确实应该为《金瓶梅》摘除淫帽。宋惠莲的故事,关于她那固守良知的刻画,放之中外古今的文学之林,都堪称人类文明的精华。我们应该分清色情文字与情色文字的区别。二者的区别在哪里?色情文字直接描写性器官,给予阅读者感官刺激,唤起性欲。至于直接写性器官的色情文字,我对它是没有兴趣的。情色文字虽然也写性行为,但一般不直接描写性器官,并且意在唤起阅读者对健康的性关系的审美愉悦。文学作品写人的七情六欲,涉及性爱,是很正常的。在我们的古典文学作品里面,从《诗经》的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”起,写性爱的文字就很多很多,像元代王实甫《西厢记》里写张生和崔莺莺的性吸引,明代汤显祖《牡丹亭》里写柳梦梅与杜丽娘的性吸引,都有很具体生动的文字铺排。《牡丹亭》“惊梦”一折中,表现书生柳梦梅与小姐杜丽娘梦中幽会,有“这一霎天留人便,草藉花眠……见了你紧相偎、慢厮连,恨不得肉儿般和你团成片也……”的文句。这就是优美蕴藉的情色文字。《金瓶梅》里也有这样的文字,属于情色描写。

  当然要承认,《金瓶梅》里有的文字确实越过了情色界限而属于色情文字,这些文字并不对刻画人物有多大的作用,是迎合当时明代整个社会的风气,那个时候从宫廷到民间色情泛滥很厉害。明晚期的时候,商品经济已经相当成熟了,金钱可以化解一切,所以西门庆就是这样的一个典型人物,不参加科举考试,拿钱买了官,既然这样的形式存在,他对于封建礼教,不进行公开的语言上的挑战,而是行为艺术和行为上的挑战,可以从《金瓶梅》里看到当时的礼崩乐坏。这些文字青少年不宜,对于某些欠缺自制力的成年人也可能导致不良效应。

  刘心武:我还是主张阅读《金瓶梅》时不要胶着在那些色情文字上,读删去少量色情文字的版本,没有太大的损失,是能够获得认知上和审美上的收益的。

  新闻117:长久以来,潘金莲都是“荡妇”代名词,不过现在也有学者认为潘金莲是“个性解放”先锋,你觉得呢?

  刘心武:从对封建礼教的反抗、冲击、解构来说,潘金莲这样的荡妇也确实构成一种力量。但是我不同意把潘金莲评价为“个性解放”的艺术形象,《金瓶梅》虽然是部了不起的长篇小说,但是作者没有塑造个性解放人物的动机,也没有那样的客观效果。潘金莲只是对肉有自觉性,灵这方面还是蒙昧的,贾宝玉和林黛玉才是具有个性解放色彩的艺术形象。“个性解放”是必须有灵,即精神上的东西,潘金莲始终处于形而下的状态,精神是贫穷的。

  明朝时期的性意识觉醒与弘扬,以及性行为在社会生活中的脱敏、去耻,是一种带有污点的进步。为潘金莲“翻案”的,其实都故意绕过了一个事实,那就是无论《水浒传》还是《金瓶梅》,潘金莲杀武大郎都是非常残暴的。武大郎吃了毒药不死,潘金莲跳到床上拿被子捂死他,潘金莲是刑事犯罪分子,是杀人犯。不过就人物的鲜活生猛而言,潘金莲这个艺术形象塑造得非常成功,也许我们一开始就不应该陷入给予潘金莲社会学评价的误区,更不应该尝试为她选择标签。

  新闻117:同为学者、作家的格非出过《雪隐鹭鸶——〈金瓶梅〉的声色与虚无》,你们的视角会什么不同?

  刘心武:我知道有这样一本书,但是我没有看过。我在写《金瓶梅》的过程当中,主要参考王先生的著作,我更多还是读原文原作,因为看太多别人的评论会受到影响,我希望摆脱过多的影响。

  刘心武:我研究《金瓶梅》是在研究《红楼梦》之前,之所以研究它们就是为了写好自己的小说。在上世纪80年代,西方的各种文论、文学潮流引进中国,有不少作家对西方的现代主义、后现代主义感兴趣。那时候像魔幻、穿越、时空交错、意识流、同一空间中不同时间中的今天等等西方的言论、文学的新招数掀起了很大的热潮。我自己也很感兴趣,但是作为用方块字写作的作家,我觉得应该首先从方块字所创作的优秀作品中学习,我想从老祖宗那里取经,兰陵笑笑生、曹雪芹,他们用方块字写出了那么出色的长篇小说,我是他们的后人,我用方块字写作,理应参考他们的作品,揣摩他们的奥秘,好把自己的长篇小说写好。

  刘心武:我的长篇小说《四牌楼》就被《红楼梦》赐予的乳汁浸润着,《红楼梦》是一个自序性家族史,《四牌楼》也是一样的,《红楼梦》叙述是一种温叙述,有时候会忧伤,有时候会有一些激情,在《四牌楼》里面都有体现。我一直在写小说,但是现在小说整体产量特别高,一年能出三万本小说,把我的小说淹没了,我2014年出的长篇小说《飘窗》的冷叙述,不动声色,显然受到了《金瓶梅》的影响。当然,在这个学习的过程里,我也形成了自己一些独特的理解感悟,于是有了副产品,就是《刘心武揭秘〈红楼梦〉》和《刘心武揭秘〈金瓶梅〉》。前者意在向广大读者特别是青少年推广《红楼梦》,希望他们听了看了我的揭秘,不必认同我的见解,而是引发出兴趣,去阅读《红楼梦》本身;后者则意在满足一般成年人对《金瓶梅》的神秘感好奇心,令他们知道简单粗暴地把《金瓶梅》定性为淫书是不对的,把《金瓶梅》的正面价值,即认识价值和审美价值,介绍给他们。实际上,金学界,包括海外的汉学家,多有将《金瓶梅》评价为人类文学园林中伟大奇葩的。我说它具有正面价值,是一种非常谨慎克制的态度,在国人对《金瓶梅》多有误解的情况下,先把话说得平实一点,我以为也是必要的。

  新闻117:你的写作有小说树、散文随笔树、建筑评论树、《红楼梦》研究树四棵树,现在是要多一棵树吗?

  刘心武:是不是还有《金瓶梅》研究树?不是,《红楼梦》产生在《金瓶梅》之后,《金瓶梅》是《红楼梦》的“祖宗”,没有《金瓶梅》就不会有《红楼梦》,所以揭秘《金瓶梅》仍然属于揭秘《红楼梦》树上的果子,是相关的,是顺理成章的事情。我对《红楼梦》和《金瓶梅》的研究兴趣,还会持续延伸,但是究竟接下来还会做什么事,我也说不清楚,因为我也是一个老人了,精力有限。但是我对这两部古典长篇小说的敬佩会持续到生命的最后。

  刘心武:目前还没有什么计划,因为我不是专业作家,也用不着像专业作家那样每年申报创作计划,而且我老早就退休了,属于退休老头,所以这些完全是兴趣所致,想做什么做什么,不想做什么就什么都不做,这件事情忙活完了以后,下一步没有明确的计划。

  刘心武:前辈老祖宗有很好的方块字的文本,观摩文本对我影响很大。但是写小说和为了把小说写好的阅读并衍生副产品,还是有一些区别。虽然我不是搞学术研究的,也认为自己是一个学者,但是你进入一个学者领域,就会要求自己准确严谨,观点可以有争议,但是所依据的材料必须要考证。

  刘心武:抱歉,我都是老书新读,现在市面上新书我读得少,所以无法推荐,老书不用推荐。

Copyright © www.g22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 版权所有:恒峰娱乐官网 沪ICP备07029879号
友情链接: